我今天又尝试列计划了。
记不清是第几次。 还是会有作用的。
现在要求不那么高了。
反正觉得有就比较好了

周末

我是单休的资浅美工

我这个人,现在已经没有词汇量了...

整个就是跟着网络走

这个临摹我的自我评价只有两个词连成的一个短语:真心弱爆了... ...

到底是是画中人想哭,还是画的人想哭啊

看到adry 的一张图,有感而发。

柯神,找时间买陶土去,塑个神像供起来

。睡债危机日益严重

原来陶潜也写过许多平淡的诗作,不过不影响我喜欢他。

多励志的眼神

陈年往事

六七八点钟时候的困都是假象

一沾电脑,一点豆瓣... 时间就像盗梦空间中所说的兑换那样,有另一个尺度


这不天默默亮了

我盯着一直那么亮的屏幕

醒着错过了日出

没错,就是《娱乐至死》。

抄着,抄着,我就涣散了。

注意力弱,

短的只有大概五分之一炷香。

之前有个人,素未谋面,看着字做了一些判断,高矮还是胖瘦,急性子还是慢性子,末了还说,字如其人,再练也盖不住本性。

说实话,吓到我了

如何看字识人识己,还望大家指教啊

一页页时光,是否亲手翻过?

翻到一张敢发出来的旧图,把我激动的

了解你胜于你自己的人

有这样的人

了解你胜于你自己的人

这样的人不必是认识你很久的人

你作为一类群体中平凡无奇的一只,被洞悉

这样的人,知道你的前一站和下一站,

甚至你的终点,至少你想要到达的地方


我不喜欢这样的人

了解我胜于我自己的人

请不要用三分钟热度夸我

我向一友人征求关于作品集的意见。

伊电话里骂了我一小时...

挂完电话5分钟内,我感觉柯布,罗丹,伦勃朗附体...

我骑上自行车,

脑海里一个旷世的构思,由内而外,闪的我都分不清红绿灯了

一回屋,我就累了

再后来的今天,我上了一天的豆瓣,几欲失明...


事实证明。我只有一点七分钟热度。

所以,大伙儿以后不要再用三分钟热度夸我了...

至于我这样的人,适合干什么,期待学术界给我个答案

毕业晚会归来

要毕业鸟
转眼就要离校
可是那
老婆,工作
统统没有骗到

每一个毛孔
散发着
烦操,烦操,烦操

曾想过不劳而获
把公务员来考
怪只怪笨嘴拙舌
面试挂掉

到如今
不是我太挑
实在是
求剥削,无人要

朋友听说还没找好
一阵尴尬的笑

以前自我感觉还好
和姑娘话也不少
可渐渐的
只有些独处时避免尴尬的礼貌
姑娘们要你
沉稳,内敛,又高调又低调
我也想达到,可就是
易激动易发笑
自己都觉得不可靠
如今
我看女孩个个都还挺好
女孩看我总觉得哪有些糟

长辈们听说还没找好
一阵尴尬的笑

去哪里好啊
大大的问号
绕啊 绕啊 绕

真希望是一场梦,
醒来时
太阳照,鸟儿笑
我去学校报到

捶胸顿足也没用
买不到后悔药

还是老老实实投简历吧
它一份,她一份
一份份彩票

new life

租了个小屋子,装好了网络,东西也一点一点的搬过来了,就这样开始漂了

希望能有份工作...阿门

看不懂啊

真的猛士

正视模糊的鲜血,

面对的惨淡的晨光

真的猛士敢于未就业先失业。

这个我蹭了好久的!

我不想改了,我觉得就这么着了,反正人家看了也就看了,又不会喜欢我...

... ... 好吧,发上来是找骂的,其实我还是想改的,欢迎提任何意见,一经采纳,保你夏天中再来一瓶!

这张这么丑,怎么能忘记发了呢?

画了好久,反反复复,不得要领。

练习。画的很迷茫啊...